网站Sitemap| 导航地图

居民医疗保险定点医院

台湾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指定合作伙伴

台湾神之手康复研发中心兰陵县试点

兰陵县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

24小时咨询电话

4008-888-888

医保有高龄护理保障计划、护理院床位补贴

作者:拼搏在线发布时间:2018-11-23 08:13

  朱女士为年近九旬的母亲到市中心一家社会福利院报名,排队近3年也没有轮到入住,感到无望的她,最近把老人送进位于嘉定区的民办养老院,前后一个月就办妥了手续

  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像朱女士那样选择。在大多数人的意识中,“养老要就近,最好是公办”。于是常常出现这样的尴尬:一方面是养老床位总量面临很大缺口,一方面是现有床位并未100%利用; 一方面是中心城区、公办机构一床难求,一方面是郊区、民办机构床位利用率不高——在上海,养老资源“冷热不均”,折射资源分配之惑

  事实上,选择心态只是导致资源分配不均衡的原因之一。如何盘整已有资源,让本已紧张的养老机构资源真正用在“刀刃”上?找寻破解之道,需要从多方着手

  满员,几乎是中心城区各家公办养老院的常态。市中心面积最小区静安,7.62平方公里范围里的数家养老机构均已“超员”,添置一张养老床位的平均成本高达55万元以上,目前正从改造小宾馆入手“见缝插针”增加养老床位

  在黄浦区豫园街道、外滩街道等老城区,每个街道的养老床位大多都在100张以内,早已没有空位;闵行、普陀等区级公办养老院,收费低廉、氛围温馨,等待入住的老人排到10年甚至30年后

  但公办养老院的一床难求背后,却是养老床位总体冷热不均的尴尬。在虹口区,现有养老床位占老年人口比重不足2%,但养老机构入住率却仅有80%。换言之,即便床位已经颇为紧张,仍有床位被空置

  在市郊空置现象更为严重。几年前,企业家老刘在松江区找到一所闲置的卫生院,投资600多万元改造,建成拥有300个床位的养老院,还拿到一笔政府扶持资金。但养老院开业后一年多,入住老人还不到100名,七成床位闲置着

  公办养老机构的超高“性价比”,是导致“公热民冷”的一大因素。早先由于政府大量补贴,公办养老机构大多硬件设施一流,价格水平则明显低于民办。郊区的民办机构则更具劣势——记者采访许多老人家庭发现,交通不便并不是唯一问题。许多养老院并未与医保挂钩,老人经济负担较重;护理人员专业素质不高,很难令子女放心

  更关键因素在于资质。上海市社会福利行业协会副会长、闵行区社会福利院院长陈方分析,对“9073”养老布局中的“3”,既表示需提供占老年人口3%的床位,也意味着有3%的老人具有入住养老机构的刚性需求——需要依靠养老机构照料护理,甚至需要全护理服务。但现实中,两个“3%”之间并不吻合——能为3%的刚需提供服务的机构床位,或许只有1.5%

  陈方介绍,与一些成熟的公办机构相比,大量民营机构难以承受医养结合的成本,很少设有全护理床位。上海医院协会顾问金其林说,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中75%有两种以上疾病,但缺乏医疗资质的养老机构,老人根本不敢入住。同时,出于风险控制和成本考虑,许多养老机构也只愿接收健康老人,对身体状况较差的老人则敬而远之,久而久之一些机构的床位就开始空缺,而真正需要入住的老人,则可能迟迟徘徊于养老机构门外

  新推行的《上海市养老机构条例》规定,政府投资举办的养老机构应当优先保障经济困难的孤寡、失能、高龄等老年人的服务需求。但事实上,“刚需”老人难觅一张床位,已收住的老人又非“刚需”的现象,时下并不少见。下转◆2版 (上接第1版)如何让养老资源分配更加体现公正?上海正在酝酿的一套养老服务需求评估体系,或将解此难题。作为课题组成员,陈方曾主持设计过一套 《老年照护登记评估要求》,该标准依据国际通用的日常生活活动能力量表、认知功能评估量表作为评估工具,为老年人设定了生活自理能力、认知能力、情绪行为、视觉等主要参数,对老人分为“正常”、“轻度”、“中度”、“重度”等四种评估结论、三种照料等级

  “政府可以用这套评估标准来界定,明确老人应该享受什么类型的服务、获得什么照护等级,来予以相应的贴补。比如,民政有开办补贴、运作补贴,医保有高龄护理保障计划、护理院床位补贴,打破壁垒把这些补贴整合在一起,根据评估结果为老人推荐不同的资源。”陈方介绍,闵行区已开始实施这套标准,重新整合全区各类养老资源,根据评估结果为老人提供相应的养老服务。在合理的评估体系下,瘫痪在床的60岁老人和身体硬朗的80岁老人,让谁先进养老院?如果前者家境富裕,后者是独居孤老,谁又该获得优先权?这些都不再成为问题

  而资源的整合,也意味着“冷资源”可能逐渐被盘活。“政府更多考虑怎么为老人提供补贴,而不只是简单地造床位。把床位问题更多交给市场,反而可能改变冷热不均的情况。”陈方表示,在保基本之外,政府对养老事业的投入完全可以改变方式,将“贴机构”改为“贴个人”——根据评估等级确认贴补老人的额度,并由老人将补贴“带入”机构的方式使补贴变现。这样一来,养老机构自然会为了吸引老人而动足脑筋,努力提升资质

  记者采访发现,越来越多市民像朱女士那样正在转换养老思路。一些住在市中心的老人,因为进不去养老院,开始越来越多地借助居家养老和社区服务,用足政府提供的各种养老方式

  家住静安区愚园路608弄的独居老人瞿阿婆,享受着每天1小时的居家养老服务、乐龄家园送餐服务,还可以到日托所活动、由志愿者开车接送。老人很依赖这些社区服务,平时看病配药、收拾房间都由居家养老服务员帮着完成,家里几乎不开伙,一日三餐由“乐龄家园”的助餐员送上门。去年,老人还每天由志愿者专车接送、到社区日托所度过整个白天,今年因为腿脚不方便而减少出门,但也有附近楼宇的白领志愿者每隔一段时间上门看望

  瞿阿婆的邻居、经济条件不错的赵阿婆,家里请了住家保姆,但她同样也是志愿者和居委会的重点照料对象,隔三差五有人敲门,看看她好不好。这样的服务,令赵阿婆远在日本的儿子很放心。儿子高先生说,他所在日本横滨的社区养老模式值得借鉴,当地的新城把老人专用住宅、养老公寓镶嵌在普通住宅群里。老人专用住宅是指将普通住宅进行适老化设计,包括增加扶手、满足轮椅通行需求、考虑护理人员陪住等。“日本政府鼓励老人在家里养老、鼓励子女照顾老人,增强社区为老设施建设,一些保险产品和社会保障法律都把‘家庭赡养’作为一个前提条件,这些理念很有前瞻性。”

  一些老龄化进程迅速的中心城区民政部门负责人觉得,家庭和社区提供养老服务的能力提高,才能从根本上缓解养老机构的压力。目前,许多区县正在丰富“居家养老”服务产品、实施“适老型社区”改造计划,利用多种社区资源为老年人提供照料服务。比如,鼓励便利店开展送货上门服务,鼓励饭店开设老年人食堂并提供外卖服务,鼓励社区服务中心为老年人提供家政服务,鼓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门为老年人提供送药、打针、护理等服务

  对此,许多社区工作者建议,发挥“养老院养老”的辅助作用,并不是取代养老院,而是应“分流”养老机构床位需求。让那些带病、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在家照料确有困难的老年人送进养老院,同时,把那些“可以在家居住”的老人留在家里,减轻养老机构压力的同时,让老人得到更好照顾



相关推荐:



上一篇:高龄护理儿女孝顺生活幸福103岁太婆感叹“赶上

下一篇:拼搏在线软件免费版高龄护理组图:两大影帝聚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