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Sitemap| 导航地图

居民医疗保险定点医院

台湾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指定合作伙伴

台湾神之手康复研发中心兰陵县试点

兰陵县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

24小时咨询电话

4008-888-888

什么是特别护理型老人院?日本高龄者和特别护

作者:拼搏在线发布时间:2019-04-01 18:10

  2002年,特别护理型老人院(以下简称为“特护)出现了单人间护理,全国范围内除小部分以外,大多面临各种问题。人住时的经济负担,不单只是高龄者的问题,在家庭成员就业形势的影响下,全家可支配的收入减少,因此,无法入住老人院的高龄者越来越多

  无法预测将来能否入住老人院设施,而疲于在家护理老人的家庭,最终导致“护理杀人”的事件,不得不说是“悲剧”。山形县也曾发生过护理杀人事件,使我深刻认识到这种现象的普遍性

  不可否认,护理保险制度不能满足所有的护理需求,越来越多的高龄者需要传统的应对方式,也就是所谓的“措施(福利性护理需求)”

  目前,有40多万人等待入住特别护理型老人院(特护)。非单人间,而是4人间的特护,是护理设施中所需费用最少的老人院,希望入住的人络绎不绝。最近,小规模多功能型家庭护理服务及团体之家等方式的护理,逐渐出现在社区的护理设施中,但其受欢迎程度仍远远不及特护

  此外,护理问题不仅靠特护等硬件(建筑物)解决,还应对软件方面进行探讨研究。一直以来,在措施制度时代(在护理保险制度实施之前,特护是在措施制度下运营的)特护所具备的作为高龄者现场安全网的功能出现退化。因此,对于福利及收入偏低的老人来说,这是应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按照高龄者福利法设立的人住设施分类,可以分为特别护理型老人院、护理型老人院、低费用老人院

  其中,特别护理型老人院自高龄者福利法颁布之后,在日本高龄者福利服务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设立的目的在于,让65岁以上、身体或精神上有明显缺陷、需要长时间护理,但在家中很难得到护理的高龄者,能够入住设施得到照顾

  由于特护成了入住者的基本生活场所,因此就需要更改居民卡上的地址。一般来说,只要不患大病、不住院的话,特养就是老人们生命中最后的居住场所。床位的周转率平均是15%左右,每年可以新入住的人数,50床位设施里是7-8人,80床位设施是12人左右

  入住时,不是根据申请顺序,而是按照一定的入住标准来决定的。比如说,对“需护理程度”、“家庭情况”等进行打分,来决定入住的先后顺序。当有空床位时,符合条件的人可以按照先后顺序入住

  但是,并非所有的情况都是按照章程来入住的。如遭到虐待的老人可以优先入住等。但一般都无法应对紧急情况,以强制措施入住的情况极少

  设施的服务包括洗澡、排便、进食、社会生活援助、趣味活动等。按照护理保险法的规定,入住的老人被认定的需护理程度必须是1级以上。入住时,和设施签订合同(高龄者福利法规定的措施,只适用于紧急情况)。到2007年止,共有5892家特护设施,可容纳413000人。然而,正如文章开头所述,自2002年起,过去的4人间居住环境得到彻底改善,为了实现尊重老人尊严的单间护理,特护一直在以单人间护理为中心进行整顿。可以说,除个别区以外,新设的特护,基本上只认可单人间

  另外,2005年10月修订了护理保险法之后,特护里的合宿费(旅馆费)变成由入住者承担,实质上加大了入住者的负担。其结果是,从经营设施的角度看如何提高经营能力成为新的课题

  女性护理女性,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男性护理员约占30%。厚生劳动省《平成19年国民生活基础调查》结果表明,与需护理的老人一起居住并负责护理的家属中,配偶占24%、儿子占17.9%、儿媳占14.3%

  与老人一起居住并负责护理的家属,从性别上来看,男性28.1%、女性71.9%。也就是说,负责护理的家属中,男性占三成左右。与2001年、2004年相比,该比例有大幅度增长

  男性护理员的年龄层次,大多集中在50-80岁。为了护理老人,不得不在50多岁时辞掉工作,收入急剧减少,并承担所有家务。这部分人负担日益加重,压力剧增,时有虐待老人的事情发生。2008年度,从虐待者和受虐待者之间的关系来看,儿子占40.6%

  总之,无论护理员是女性还是男性,对于可能遭受虐待需要护理的老人来说,特别护理型老人院就成了紧急容身之地,通过措施制度(福利)可以入住老人院设施。同时,正如前面所述,由于制定了护理保险制度,通过措施制度入住特别护理型老人院的情况极少,事实上,特护的福利性功能在不断减弱

  据山形县的调查可知,截止到2007年10月,山形县总人口大约有119万,老龄化比率为26.8%。超过了全国2.1%的水平,仅次于岛根县、秋田县、高知县、山口县,排在全国第五。并且,超高龄者占高龄者人口的半数以上,且有每年持续增长的态势。县内的各市、镇、村的老龄化比率皆超过20%,镇、村平均为30.2%,市平均为25.9%

  此外,在山形县内,65岁以上老人的家庭占据总住户的比例高达51.7%,三代同居家庭占42.8%,属全国最多。但该比例在逐年下降,“只有夫妻”、“只有父母孩子”、“独居的家庭不断增多

  山形县的特护修建率偏高,是因为三代同居家庭居多,而另一方面夫妻双方都工作的家庭也很多。所以,老人一旦病卧不起需要护理时,大多会选择让老人入住老人院等设施。然而,通常来说,单人间的费用每月高达12万-15万日元,由于经济原因无法入住,因此很多人在等待4人间

  山形县等待入住特护的人,截至2009年3月共有1169人,并制订了在2011年之前,增加大小规模455人定员床位的计划。为了让更多的人入住特护,目前依据国家护理基础紧急修建费的补助制度(新建设施时的补助金)来进行扩建。预计到2011年度,可确保1382个床位

  依据2009年5月后新颁布的补助金制度来扩(修)建设施,对于经营者来说是极其有利的。比如对小规模特护,过去国家拨款补助4000万日元,山形县拨款补助2000万日元。但是,2009—2011年,仅紧急修建一项,国家的拨款补助金额就提高至1亿150万日元

  东京的特别护理型老人院的总床位数为34000张,等待入住的人则多达38000人以上。这不仅反映了东京都的特别护理型老人院的床位数不足,还表明目前还需要2倍以上的新床位。这种情况和前面讲述的山形市的情况大体相同,床位不足成为全国的普遍现象。由于需护理的老人增多、双职工、老人护理老人(老老护理)、老年痴呆患者护理老年痴呆患者的情况增多等,不难想象今后希望入住的人会越来越多。因此需要充分考虑将来的发展趋势而有计划地制定新床位保障制度

  为此,首先需要的是建设资金。但是,大城市和地方之同存在差异,其中地价的差异最为明显。也就是说,与地方相比,大城市的设施建设要花费巨额费用。这也暗示着有能力承担巨额资金的法人是有限的

  另外“远离护理”的人才缺失现象越来越严重。年轻人选择未来的职业时,不再有很多人选择“护理”。另外,也存在学过护理或有过实际工作经验的人,转向其他职业的现象。在这种背景下,新开设的老人院设施,在人员配备上很难符合标准,最终无法让原预计床位数正常运转,有不少设施只能运转原计划的30%-80%

  总之,建设新设施需要花费巨额资金,需要煞费苦心地确保护理人才,此外,护理报酬也要得到保障

  护理保护法修订之前的2005年9月止,在笔者调查的养老设施里,4人间的每月平均费用是36654日元,最高为51630日元(其中包括市补中需要负担费用或不需要负担费用的人)。但是,修订后的2005年10月开始,平均费用变为47132日元,最高为81090日元。并且,2009年9月份,平均费用是53328日元,最高达110340日元,费用逐年提高

  如此一来,仅靠国民养老金就可以入住老人院就变得十分艰难。本来理想的状态是即使不依靠子女的经济援助也可以入住老人院。但在笔者所在的设施里,有不少无法领取到预期金额的国民养老金的老人,只能靠家人的经济援助筹措入住费用

  此外,变成单人间护理后,由于每月费用由原来的12万日元上涨到15万日元左右,即便是入住到了老人院设施里有很多家庭因父母的经济援助问题,兄弟姐妹之间发生矛盾冲突,导致家庭关系破裂

  本来,在老人自身的养老金及存款范围内,能够入住作为公共设施的特别护理型老人院,是最合理的。当然,对有收入的人,征收一定的费用也没太大问题。然而,那些低收入老人,只有在家人援助下才能人住老人院的老人成为很大的问题(拥有大量土地及资产的情况除外)

  事实上,一旦病卧不起可利用的公共设施就只有特护了。今后,从老人护理老人及痴呆患者护理痴呆患者的情况不断增多的情况来看,将有可能视家庭援助情况,决定是否可以入住老人院设施

  特护费用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个人收入等,是在可支付费用金额的范围内的。因此,自申请入住特护时起,在考虑个人养老金收入的基础上选择设施,应该不会有问题。然而,这仅限于4人间特护。也就是说,收入偏低的人,被排除在单人间的特护选择标准之外。即便申请了,到入住的时候也会遭到老人院设施的“拒绝”

  还有一些家庭虽然支付了远远超过老人收入的服务费用,选择入住到特护的单人间,但将来很有可能承担不起高额的费用支出

  前段时间,有一位女士到老人院设施里咨询父母入住的事情。父母双方都是需护理的状态(父亲需护理程度为3级;母亲需护理程度为5级),希望尽快入住老人院。父母两人当时正住在另外一家老人院设施的单人间里,但由于费用太高,已经无法继续承担,所以希望从原来的老人院出来,转到费用较低的特护

  父母双方虽然都有养老金,但2人入住老人院的费用已超过他们的养老金收入,至今为止一直是靠存款等筹备费用,然而存款也快用完了,所以来我这里咨询。事实上,从一家特护转到另外一家是比较困难的,最后建议她先和现入住的特护商量解决。但由于无法继续支付费用,父母从老人院出来回到了家中,申请入住4人间的特护,一年后才最终得到解决

  类似这种虽然一开始入住到单人间,但难以支付之后费用的家庭并不少见。原本希望在养老金收入范围内选择养老院设施,但结果却是根据家庭收入情况优先入住。此外也有这样的例子,虽然个人养老金收入足够多,但因为家庭收入不稳定,个人养老金变成了家庭的生活费用,而不能用来支付养老院费用。还有,虽然是个人养老金,但因为由家人负责管理其收入,而迟迟不向养老院支付费用。家人总会由于各种原因,推迟支付养老院费用。这种情况下,出于人道主义,养老院不能以未支付费用为由,强迫高龄者出院,从而陷入“福利”和“经营”的两难境地,这就是当今特护的现状

  虽然服务越好价格越高。但“福利”服务不能这样简单地界定。不能一概地根据建筑物的新旧程度、设备的好坏情况,判断养老院的优劣。单人间的特护,被称作是“享受高服务,承担高负担”。然而,更重要的是,特护应该重视满足福利需求的责任和义务。改善居住环境,提高质量固然很重要,但更要求考虑如何应对老人护理等福利性服务需求



相关推荐:



上一篇:拼搏在线彩神通免费版“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

下一篇:高龄护理“互联网+护理服务”将在6省市试点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